Activity

  • foxlion7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1 day ago

    「長河萬里」終於施展出來的。

    袁公望也算厲害了,先擊破封印,再長河萬里,借著楊真一拳打中他的衝擊力,倒飛而去。

    如果他不是中的至尊王拳,這次又讓他逃出生天了。

    可惜他中的是至尊王拳。

    而且楊真的神氣遠遠在他之上。

    「出去,出去—」袁公望人在星空中飛,體內神氣拚命的想驅散楊真打進他體內的金庚之氣。

    但是根本沒有用。

    他感覺到腦袋越來越沉,身體越來越沉,血液越來越沉,眼皮越來越沉。

    他全身都在變化,在星空中,慢慢變成一尊黃金。

    十個月後,有長河學院的學生,在星空中遇到一尊金人,仔細一看,才知道此人就是袁公望。

    而現場,楊真一舉擊退兩大敵人,馬躍和不敗黨的人都是大喜。

    「追啊,領袖,殺了袁公望就是四百萬貢獻,他受了重傷,長河萬里,也逃不遠的。」

    有人哇哇大叫。

    「不用追了,他的長河萬里速度太快,我追不上。」楊真搖搖頭,然後笑道:「不過他中了我的至尊王拳,必死無疑,用不了十秒鐘,就要變成一尊金人。」

    「這四百萬貢獻,逃不掉的。」楊真哈哈大笑,單手一揮,嗖嗖嗖,霸羽等人全部出現。

    「領袖威武。」這些人一個個面如土色,又敬又猥。

    楊真剛才展現的太強了,明明處於下風,突然練化仙晶,一舉反敗為勝。

    現在實力已經碾壓八大王,幾乎就是真君之下第一高手。

    「領袖,這是你養的神獸?」眾人看到邊上的小跟班,郭九,神色各自不同。

    「哇吼」小跟班嘴裡咬著一件法寶,是袁公望留下的,對著眾人搖頭晃腦,表情兇狠,

    「嗯,你們到了學院,不要胡言亂語。」楊真收起小跟班和郭九,接過袁公望的法寶。

    袁公望此人的本事,都在他的雙拳之上,所以號稱雙臂通天,法寶倒不是他的強項。

    他的法寶是一件中品神器,棍形法寶。

    楊真拿過來一看,裡面還有不少財富,特別還有一個人在裡面。

    「好,好,楊真,你這次立下大功了,你殺的好,真是實力蓋世,連殺兩大高手,你與我們八大王,都可以平起平坐,你快放我出來,回到學院,我為你請功,你殺了袁公望,四百萬貢獻,少不了你的。」說這個話的,自然是劍王屈臣劍。

    他的神境種子被袁公望抓了,放在那法寶中。

    「呵呵,是么。」楊真呵呵笑著,把他的神境種子拿到手上。

    「劍王屈臣劍。」

    「沒想到你也有今天,要我們不敗黨救你。」

    「剛才他還要殺我們,領袖我看,不能這麼容易放了他。」

    「讓他發誓,投靠我們不敗黨。」

    不敗黨的人各種議論。

    屈臣劍大驚:「你們不要亂來,楊真,你現在立下大功,為我們無上黨剷除內奸,相信無上真君,和我們八大王都願意支持不敗黨,你快放了我,我會為你請功的。」

    「哼。」楊真抬手把他的神境種子放到郭亂天手上:「來,來,這枚神境種子,你們四人都來練練,把他練化殺死,提升實力。」

    「什麼?」郭亂天,霸羽,費敵國、司空奇四人都是大驚失色。

    要把劍王練化殺死?他可是我們學院的?

    「你—你瘋了,楊真,我們是一個學院的,你瘋了嗎,難道你也被長河學院收買了。」劍王屈臣劍驚恐失聲。

    「剛才你殺我們的時候,可沒說我們是一個學院的?」楊真不理他,看向不敗黨四人:「劍王實力強橫,你們練化他的神境種子,都會得到不少好處,怎麼了,不敢練化?」

    四人面面相覷,但是馬上就懂了楊真的意思。

    是不是真心加入不敗黨,就看現在了。

    只有殺了屈臣劍,他們才是不敗黨的人。

    「我來。」霸羽第一個咬牙,他是和楊真一個大陸來的,他不出頭,誰出頭:「此人實力強橫,練化神境種子,對我們也有好處。」

    一把搶過神境種子,盤膝坐下,開始練化。

    「啊—」屈臣劍馬上慘叫起來。

    「楊真,你這畜牲,居然屠殺同門,無上真君不會放過你的—」

    「他一定會為我報仇的,還有你們,助紂為虐,都不得好死,啊—-快放了我—啊—」

    霸羽才神境二重,練化他的神境種子,果然實力大增,神氣都在剎那增加了幾千道。

    如果可以,霸羽都想一個人把屈臣劍的神通種子全練化了。

    不過不行,其他人也要。

    「郭亂天,你來。」霸羽練了一會,跳起身來,交出神境種子,他臉上一片通紅,看起來有點激動。

    能不能激動嗎,平時劍王這種人,吹口氣都能把他吹死,現在在他手上被他練化,差點死亡。

    這種感覺,又剌激,又激動。

    「好,即然加入不敗黨,當然沒有別的心思。」郭九天咬牙,知道沒有選擇。

    於是後面接續開始,司空奇,費敵國,四個人輪流練化,活活把劍王屈臣劍的神境種子練化殺死。

    「畜牲,你們這些畜牲,啊—你們跟著楊真,早晚要被我們無上黨滅亡—啊—-」屈臣劍越叫越慘,一會功夫后,聲音完全消失,徹底死亡。

    一尊接近真君的高手,就這樣被四個人滅殺了。

    如果說剛才四人還有點害怕,現在都變的激動無比。

    因為他們練死了學院第一大黨,不敗黨的八大王。

    「好,今天的事,大家守口如瓶回到學院,什麼也不要說,只要說一樣,長河學院的袁公望,是我被我的至尊王拳打死的。」楊真道。

    「知道了領袖,袁一刀是袁公望的哥哥也不能說。」

    「我們知道怎麼說的。」

    眾人都點頭,從現在起,他們和楊真是一條船上的人,是真正的不敗黨,就想反悔也沒有用了,他們都參與殺了劍王屈臣劍。

    「楊真,為什麼不用佛門神通,給他們種下因果,不是更安全?這樣可能還不保險,可能會向無上真君告秘。」馬躍不理解。

    「不能這樣,陣圖中,那些人不能出來,我能帶他們出來,以此為要挾,種下因果,他們也心甘情願,因為我對他們有大恩,比救他們一命還要重要。」

    「霸羽這些人就不一樣,我對他們沒有恩情,強行種下因果,就算能壓制他們,也得不到他真心的支持。」楊真解釋道。

    「哎,隨你,你是領袖,你說了算。」馬躍苦笑。

    眾人接著清理了一下現場。

    剛剛袁公望布下大陣,圍困楊真,這裡打的驚天動地,遠處的礦區也不知道。

    現在袁公望死了,那陣圖也被破了,楊真帶著四人飛快離開。

    很快,一艘戰艦飛了起來,五人按原路,飛回恆古學院。

    回到學院之後,楊真帶著他們,直接趕往貢獻院。

    貢獻院還是那麼人山人海。

    楊真等人出現,也沒引起多少關注。

    他剛剛不久前與洪黨的人差點打起來,都似乎被人遺忘了。

    沒辦法,學院學生太多,有上億人,貢獻院就這麼大,每天輪流進來的人不知有多少。

    剛才看到楊真的人,估計現在一個都不在了。

    五人進入貢獻院后,直奔內院。

    內院有幾座建築,其中一座叫『貢獻堂』。

    只要完成任務,就要到這裡上交,得到獎勵,之前楊真被扣了十萬貢獻,成為負十萬,也進來過一次。

    不過這次進來,明顯和前面有什麼不同。

    貢獻堂的門口圍了一大堆人,足足有上百個,人人都看著裡面,似乎有極為重要的事情。

    楊真走到門口,拍了拍最外面的一個男子:「師兄,裡面發生什麼事了,這麼多人圍觀?」

    那個轉過身來,看到楊真身上的『瓊宇法衣』,頓時一臉不耐煩,但神念一掃,嘶,馬上臉色大變。

    神境六重?可能是核心學生,還喜歡穿著瓊宇法衣,很多人有這個愛好,楊真遇到地洪黨里,也有這樣的人。

    他立刻恭恭敬敬的道:「師兄好,今天是霸道真君的弟子,霸無極晉陞核心學生的日子,這個霸無極在幾天前還只是學生,聽說這次出去,擊殺混沌學院兩位核心學生,打爆三艘混沌學院的戰艦,搶到一些珍稀的草藥和材料,換取大量的貢獻,從學生,跳過真傳學生,一下子到了核心學生。」 ?愛()開通手機站了,手機用戶可以登錄進行閱讀,效果更好哦!

    哇,除了楊真,他身邊的郭亂天等人都是十分震驚。。

    一下子從學生,跳過真傳學生,達到核心學生,那要一百多萬貢獻,等於上繳十幾件上品靈器,這是相當於多少人一輩子的努力。

    很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一百萬貢獻。

    學院上億學生,核心弟子才多少人?萬把左右而已,很多人實力早就夠核心學生,就是貢獻不夠。

    一百萬貢獻,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賺的回來。

    至於斬殺袁公望這樣的任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這次楊真要是不去,洪黨的人一樣會全軍覆沒,全部去送死。

    霸羽震驚過後,低著頭在楊真耳邊道:「領袖,這霸羽在一千多年前就進學院了,論輩份我爺爺都要叫他一聲爺爺,好像是霸道真君一支的。」

    霸主皇朝的皇室人員眾多,每個皇子生幾個,一朝就有幾十支,所以霸羽這支與霸道真君雖然都姓霸,但是中間隔著不知多少支,霸羽眼裡,這霸道真君,還不如現在的楊真關係親密。

    「-」楊真一聽,這輩份真大啊,霸道真君的輩份肯定比霸無極還高。

    霸羽都要叫他祖爺爺的祖爺爺了?我暈。

    就在這時,邊上有人冷笑:「有什麼了不起,要不是霸道真君替他出手,他能打爆長河學院的戰艦?他的貢獻都是霸道真君為了賺的。」

    楊真等人轉頭,看到一拔人站在門外,臉上不服,忌妒,各種表情。

    「那也沒辦法,人家是霸道真君的弟子,又是族人,霸道真君替他出手也是正常,不然靠他自己,何年馬月才能晉陞核心學生。」

    「這樣學院其他人怎麼服氣?依靠長輩,依靠真君,學院的貢獻變的不值錢了,大家都去仿效,馬上個個都是核心學生。」

    「聽說是為了婚事,他好像要娶什麼人,不過那人是真傳學生,地位原本在他之上。」

    「我知道,那是霸道真君的另一個弟子,叫金媚,太古龍族出身,美麗高貴。」

    「什麼?就是那美人龍,要嫁給霸無極這廢物?」

    「人龍戀啊,可惜了,那金媚我見過,才神境四重,已經是真傳學生,天資不錯,前途不可限量,這個霸無極,廢物一個,根本配不上她。」

    「那是,太古龍族,天生神獸,在我們學院,歷史上出現的神獸學生,最後個個都能成就真君,金媚將來肯定是要成就真君的,但是嫁給霸無極這廢物,搞不好一身修為盡費都有可能。」

    「霸道真君這是幹什麼?好好的弟子,要廢了嗎?」

    「噓,你找死,敢說真君的壞話,不過我聽說過,好像在某個大陸,有個金媚的老相好出現,霸道真君雷霆大怒,這才決定把她嫁人。」

    「呸,你懂什麼,我聽到消息,霸道真君想讓這金媚抓拿她的老相好,金媚不同意,他才雷霆大怒。」

    Hello,總統大人 「噓,霸無極來了,別說了。」

    眾人正在議論,裡面有人群涌動起來,一大批玄士前呼後擁,圍著一個英俊的青年從裡面走出。

    領頭的青年,臉上志得意滿,眉宇帶彩,眼中是藏也藏不住的得意和欣喜。

    「恭喜霸師兄晉陞核心學生,我們霸黨又添一員虎將。」

    「看來霸師兄就要成為我們霸黨的副領袖了。」

    「霸師兄是真君大人的族人,實力蓋世,難敵,成為副領袖也是名至實歸。」

    「不知霸師兄幾時娶了金師姐?我自從加入玄門之後都沒有吃過喜酒。」

    「就是,就是,這次婚宴一定要辦的風風光光,讓我們重溫一下世俗的習俗。」

    「哈哈哈。」霸無極好像晉陞成功了,被眾人前呼後擁出內廳。

    這麼多人圍在外面,當然不只是看他那麼簡單。

    看到霸無極出來,剛才那些說三道四的人,紛紛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