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ovalnet85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1 day ago

    終於,李陽感覺自己的視線完全昏暗了,根本看不清任何的物體,腦袋變得異常的沉重,漸漸的一股白色的魔焰籠罩了他全部的世界,帶給他的感覺沒有任何的痛苦,因爲他的意識已經漸漸的失去……

    疲倦和昏沉,讓李陽感覺自己就像完全昏睡過去一般,只不過在昏睡的過程中他看見的總是燃燒着蒼白顏色的火焰。

    甚至不時化作燃着白色火焰惡魔的猙獰模樣,在他腦海之中浮動着,讓他頭昏腦脹…… 在四樓出現詭異一幕的同時。

    教學樓二樓。

    一間教師們特用的廁所。

    裏面的三具浮屍,這時已經只剩下一具。

    隱約間,裏面的荒草嗖嗖抖動。

    如果有人類見到這詭異的一幕,只怕會被活活嚇死!

    過了幾分鐘,突然之間,廁所內狂風大起,荒草也是東倒西歪,搖搖晃晃。

    “轟!”

    一聲巨響,毫無徵兆的傳出,只見整間廁所一瞬間爆炸開來,漫天的泥土木屑飛散四射。

    爆炸過後,無盡的灰土飛揚中,緩緩升起了一團光幕,光團直徑有兩米左右,光團中強光爆射,讓人看不清其中究竟是什麼,只是隱隱約約感覺到裏面似乎有東西。光團離地兩米多高,飄在空中一動不動,在狂風中不受絲毫影響。

    好一會之後,突如其來的狂風終於消停了下來,那團光幕卻是越發的奪目耀眼,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大量地向中心狂涌而去。

    只是一會的時間,光團小了一圈卻似乎已經達到了飽和。在光團變得璀璨如晶石之時,開始慢慢的碎裂開來,露出了裏面的東西。

    只見一個渾身**,不着片縷,冰肌如雪的絕色少女正靜靜漂浮在空中。她臉色平靜,閉着雙眼,似乎正在吸收着光團剩餘的能量。絕色傾城容顏,沐浴在光團中,彷彿如天上仙子一般不食人間煙火,聖潔高貴,盈盈奪目。氣質飄渺,空靈,優雅,夢幻,唯美。

    這一幕持續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光團徹底消逝,少女才慢慢地睜開雙眼。

    那是一雙如鑽石一般璀璨明亮富有智慧靈性的眼睛!

    在看清這個世界的環境之後,少女眼中的迷茫只是持續了剎那,就消散不見。她雙目中露出狂喜,不由得毫不顧形象仰天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沒想到我陳曉靈,被鎮壓在無間地域幾百年,今天終於出來了!哈哈哈哈!”肆無忌憚的笑聲傳遍四野,頓時驚動了原本寂靜的樓道,傳自外界,消泯在暴雨之中。

    毫無顧忌的笑聲足足持續了幾分鐘,才停了下來。

    陳曉靈笑的快喘不過氣了,才停了下來,她看着自己修長飽滿玲瓏曼妙的**身體,最後一次確認,自己真的復活了!

    幸好這裏太偏僻,沒有人看到!

    皇家校草:笨丫頭不許逃 她細細打量着自己的身體,每一寸肌膚都不放過。

    良久,她纔有些沾沾自喜地說着:“還好,法力雖然消失殆盡,但總算沒有愧對我通靈女皇的名號,消失的法力大部分被我用法術重新凝聚這具身體,保住了身體精元,恢復了我的原樣。哎,真是美啊!”最後一句,她不禁自戀的說着,聲音甜美清脆動聽,彷彿天籟之音。

    忽然,彷彿是想到了什麼,她白皙無暇純潔美麗的臉上驀地一紅,光潔如玉的纖細手腕輕輕晃動了一下,頓時手腕上一個精美異常的玉鐲微光一散。

    下一刻,陳曉靈美好青春的身體已經被一套古典衣服嚴嚴實實地遮蓋上了。春色頓時消失不見!

    “嘭!”

    一聲輕響,一對寬大的純黑色羽翼從她身後伸展而出,在半空中輕輕扇動!

    陳曉靈輕輕降落在地面,齊腰的長髮在風中飄舞,她溫柔的撫着背後的羽翼,目光中滿是柔色。這對純黑色羽翼,黑亮若琉璃,光滑細膩,摸上去好像上好的絲綢一般順滑。

    愛不釋手地撫摸了一會,陳曉靈才心念一動,將背後雙翼收入體內。從後面看去,她的衣服完好無損,令人難以置信那對純黑色羽翼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陳曉靈秀美的眉梢一皺,低頭在地面四處巡視,好像在尋找着什麼。

    很快,她就發現了目標,她快步走上去。纖纖玉手輕輕一揮,頓時,大量泥土彷彿受到了無形的大手控制一樣,從各處翻翻滾滾,聚攏在一起,只是片刻時間,一團白色飛了出來。

    陳曉靈單手一握,卻是一隻小幼狐。

    小傢伙有着雪白色的漂亮毛髮,狐狸般漂亮的尾巴,身軀顯得有些嬌小玲瓏。這幼狐顯然看起來特別的有靈氣。

    趴在陳曉靈胸前,眼珠子不斷的轉動着,表現出一副不甘,又隨時都會伺機逃跑的樣子。

    “唔……你叫閻梅麼?和我這具肉體的主人算得上好姐妹了。不過……你現在畢竟暫時失去了神智,雖然只要突破野獸的桎浩,就會恢復。這段時間就委屈你做問我的通靈物吧。”陳曉靈喃喃自語着。

    小幼狐眼珠子轉了又轉,顯得聰慧無比。

    小幼狐耳朵動了動,不在掙扎。

    “咯咯……”陳曉靈一陣輕笑,“閻梅,這個名字聽起來不太可愛呢,我先幫你想一個吧。恩……好!就叫你小東西吧。咯咯。”

    腳下踩着一對古代的白色靴子,陳曉靈懷裏抱着一隻雪白的狐狸,看起來要多動人有多動人。

    陳曉靈忽然皺了皺眉,“剛纔沒發現,這裏的靈氣稀薄的厲害,我竟然完全無法從空氣之中汲取任何靈力!”

    小幼狐似乎知道陳曉靈心情有變,頑皮的朝着陳曉靈的懷裏頂了頂。

    “咯咯,你這小東西還挺討喜的,算了。我們走吧!這裏血腥味太重,上面卻又好像有不少活人,我們去看看……”

    輕輕抱起手中的小幼狐,陳曉靈灑脫一笑,甩了甩手,頭也不回的向着門外的黑暗而去。

    ……

    “已經……完全沒有力氣了……所有的精氣神,全部被掏空掉,腦袋裏面空蕩蕩的,除了刺痛,什麼也沒有留下……”李陽躺倒在地。

    “今天就要死了……王進,好兄弟!我就要去見你了……”李陽喃喃着,道出了心中最後一句話。

    “啊!你這臭婆娘,你是誰!你這是自找死路……啊,你找死……”突然間,李陽耳邊似乎聽到了之前那個噁心聲音慘叫起來。

    “哼!區區血魔也敢跟本皇鬥!”

    “你……你……”

    “你什麼你,記住本皇乃世間唯一的位面通靈者!”那聲音猶如仙音,動人心絃,讓人忍不住心生仰望。

    李陽只覺神智幾乎已經瀕臨乾涸,在聽到最後那句仙音。心中莫名鬆了口氣。

    頭微微一頓,朝着旁邊一轉。

    隱約間,撲面而來的是一股猶如深山清泉不着絲毫俗塵的氣息。

    那是一襲白色的身影,純潔無暇的白色,一襲銀絲穿織的素絲羅衫,飄渺無際,烏絲輕挽直垂腰際,蓮步輕搖,婀娜多姿。

    “天哪!我一定是見鬼了……” 秋康校門外。

    陌寒塵靜靜的引來一隻二級喪屍,打掉他的腦殼,取出裏面的晶核。

    一口吞掉,清涼的感覺襲上心頭。

    腦中似乎有什麼碎開了。

    身體莫名的輕盈,有一種力能破天的感覺。

    當然這些都只不過是幻想。

    “三級了!”陌寒塵一聲不吭的往回走。

    另一邊已經去了數十隻喪屍,其中不少喪屍身上還扛着不少學生。

    隱隱可以看見林瀾、魏林等人都在,只不過他們都處於昏迷之中。

    “轟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悶雷,天地間被耀眼的閃電照得明亮如白晝,轉眼間雨聲連成一片轟鳴,天像裂開了無數道口子,細雨匯成暴雨,朝大地傾瀉下來!

    暴澆在他們的身上。

    走至小樹林旁,裏面黑暗一片,看不真切。

    但裏面卻讓陌寒塵有股窒息的感覺,臉一黑,剛剛升到三級的滿意全然消失。

    走至女生宿舍樓下,看着林瀾等人昏迷的面孔。

    陌寒塵沒有一絲的理會,走近裏面的宿舍,隨便找了一間宿舍,倒頭就睡。

    一切平靜。

    只有聲聲詭異的憤怒童稚音迴旋:“喪屍王,臭不要臉的喪屍王!你竟然把他們都……啊……我的食物……食物……喪屍王,我不會放過你的……我要讓那些人都死於非命!死……”

    黑暗之中,還算乾淨的牀上,陌寒塵平靜的呼吸着。

    隱形眼鏡不知去向,漆黑的眼眸不時眨着。

    “母毒……毒……”

    外面,大雨還在瘋狂地從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來

    接下來,便是幽深的黑暗。

    秋康高校,已經如同一個惡魔漩渦。

    外圍都是無窮無盡的喪屍,卻詭異的彼此爭鬥。

    裏面一隻龍、一隻鳳。

    外加一隻通靈女皇和一隻血魔、一隻羅剎公主。

    還有一隻喪屍王!

    ……

    小樹林內。

    這時什麼聲音都沒有了。

    兩女分別對立,衣衫破碎。

    血嘖不止。

    女孩面冷的持着龍王鞭,雪白嬌嫩的手指血流如注,流出的妖異鮮血全部掉落土中。

    對面的楊婷瑤,臉色蒼白的更是可以。

    身後的鳳翼也淡不可見。

    “想不到汝竟然是黑龍王!”楊婷瑤直挺挺的站着,神色透着說不出的高傲。

    “哼!你也不錯,黑鳳凰。”女孩臉兒仰起,眸光一片清澈,生硬的反擊道。

    “汝知道的,汝困不了吾多久。”楊婷瑤淡漠的臉上,忽然閃現出一股慵懶的笑容。

    “切!關你個十天半月,本公主還是可以的。拜拜了,臭龍!”女孩的聲音也出現了變動,帶着一股嗤笑。

    “轟隆!”一聲炸響,灰塵飛揚。

    女孩的身形不見,只餘寥寥迴音:“這次洞被我堵上了,你這隻臭龍休想進來!”

    “哼!若不是吾知道那個人已經出去了,汝以爲吾會讓汝這麼輕易消失嗎?哼!這段時間也罷,就當消磨一下腦中那個存在。沒想到她竟然得到了一種不低的人族傳承。”

    ……

    男生宿舍樓二樓。

    墓長生和錘子,兩人正在一間宿舍內。

    兩人靜靜的躺在一上、一下的牀上。

    “長生,你說隊長和他們沒事吧!”錘子聽着外面的狂暴的雨聲,略顯不安的聲音微微透發出。

    “沒事。你就安心吧!這已經是第三十二次了。再說就算有事,他們異能者都做不到,我們去了也是送死!待着這裏睡到天亮纔是王道!”墓長生的聲音保持平靜。

    “可……可是之前那個女人……”錘子還有些不安。

    “不用擔心,看她模樣也不似真的要殺隊長,只是令我好奇的是那個女人的名字……唉,算了。別想那麼多了,安心睡覺吧!明天我們把那隻大水母的珠子和那把唐刀還給隊長他們。”墓長生似乎略顯疲憊。

    “哦。”錘子憨直的應道。

    黑暗之中,墓長生眨了眨眼,卻如何也睡不着。

    手中摸索着那枚水母的晶核,異常溫熱。

    吃?還是不吃?

    自己天生異於常人,血液和那個女人一樣。

    她那麼厲害,自己卻如此之廢!

    這不科學!

    只有這枚珠子。可是……之前也有不少人吃了,然後暴斃而亡。

    沒事的!我的體質異於常人,我墓氏血脈絕不可能和那些普通人一樣。

    老天,你既然詛咒了我墓氏血脈千年,現在也該償還點了吧!

    想着,墓長生眼眸微微一閃。

    右手從懷裏掏出了一個閃着銀光的珠子,藉着身上的被子,墓長生一口嚥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