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pastordrawer48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ago

    「嗯?」牧煜凰柳眉一挑,這傢伙,黃鼠狼給雞拜年,他到底按了什麼心?竟然主動要求休戰?

    要知道,林銘消耗得太大,就算牧定山和牧小青幫忙頂下幾場,休息一段時間來,林銘也無法完全恢復的。

    雷驚天說完之後,也不帶牧煜凰回答就樂呵呵的坐了下來,雷震子有些迷茫了,這個蒼白少年到底是什麼人?師父似乎對他的意見非常在意?

    「這傢伙神秘兮兮的,就像一條陰冷的毒蛇!師父說這傢伙是他在北方一個域尋到的聖級天才,可是我總覺得這解釋太牽強了,他修鍊天賦好得出奇,對各種功法也極為了解,初入後天的修為,卻已經能輕鬆戰勝自己!而且他還知道一些天衍大陸的隱秘,就比如那什麼聖女的傳說……」

    這個人,絕對有問題!

    他到底是什麼人?

    雷震子有一段時間,甚至懷疑這個臉色蒼白的傢伙是被一個老怪物奪舍了。當然,這是存在於傳記體小說中才有的事情,也不知道奪舍是否真的存在。

    在雷震子胡思亂想的時候,雷驚天正在與蒼白少年用真元傳音交流著:「一切都按照你的計劃進行,很順利……」

    「嗯,很不錯!」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中途休息的時間被定為一個時辰,在廣場的中心,點燃了一株又粗又高的香,以此來計時,

    雷驚天端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一副老僧入定的神態,雷震子就在一旁,沉著臉注視著蒼白少年,見對方坐在一旁的壽宴桌上,一隻手拿了一壺百年佳釀,另一隻手拿了一隻玉杯,自斟自飲。

    「小憐,你覺得這個叫雷慕白的傢伙到底是什麼人?」雷震子心中的疑惑壓得太久了,忍不住對自己的妹妹說道。

    「什麼什麼人?」周小憐一臉茫然的表情,拿起一枚靈果,咔嚓一口咬掉了大半,「雷師兄不是師父從北方的域找到的聖級天才么?嘻嘻,說起來我們五行域已經好幾百年沒出過聖級天才啦,這次要嚇死其他六大宗門,想想他們一會兒目瞪口呆的表情,我都覺得好笑呢。」

    雷震子聽得直皺眉,然而周小憐渾然未覺,繼續得意的說道:「哥,你是不知道,在宴會開始的時候,展雲間那個傻子過來找我對付林銘的時候,還在跟我感慨牧千雨和牧冰雲有多麼多麼了不起呢,我當時就想笑,強忍著沒把雷師兄說出來,要不然展雲間要是知道了雷師兄比牧千雨和牧冰雲同齡的時候還厲害,還不知道他會是什麼表情呢!」

    「可笑那個平時很臭屁的展雲間還以為對我們雷極宗的天才很了解了,這次肯定讓他驚掉下巴!」周小憐說到這裡愈發得意起來,一張小臉也紅撲撲的。彷彿這莫大的榮耀都是她自己的一般,她有一口沒一口咬著靈果,一副憧憬的表情,「我真是等不及想看雷師兄在擂台上大殺四方,把什麼牧定山、牧小青,對對對,特別是那個該死的。殺千刀的林銘暴打一頓的景象呢!」

    周小憐越說越興奮,儼然有剎不住車的趨勢,說得雷震子臉色越來越難看。他心中隱隱的有了種不祥的預感,在看到周小憐提起雷慕白開始小臉泛紅的時候,他心中的不安預感終於應驗了。他用真元傳音厲聲問道:「小憐!你不是喜歡上那小子了吧!」

    周小憐一呆,旋即滿面羞紅,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貓一樣,「哥,你胡說什麼呢!」

    雷震子心頭一震,完了!如果妹妹真的喜歡上了那小子,絕對是一個悲劇!就算雷慕白的身份沒有問題,雷震子也絕不信這個陰冷的傢伙會把他妹妹當回事,可是現在,他知道自己說什麼周小憐也不會聽的。而且關鍵是他自己也是捕風捉影的猜測,沒有任何證據。

    這傢伙!

    ……

    小半個時辰過去了,宴會上許多人已經離場休息,出恭的,談笑的。小範圍切磋的,整座山峰喧鬧萬分。

    雷慕白始終坐在自己的宴席桌前,不緊不慢的喝著酒。

    「牧煜凰注意到我了。」雷慕白突然用真元傳音說道。

    雷驚天依舊閉目養神,不動聲色,「牧煜凰已經是旋丹後期,即便你有意收斂氣息。也逃不過她的感知,你身上凝厚的真元是掩飾不住的。」

    雷慕白冷笑一聲,道:「她最多也只是注意到我修為深厚罷了,我修鍊的上古魔功她卻是看不破的,再說我三年前十四歲的時候就加入雷極宗,斷斷續續的呆了不少時間,也確實修鍊了雷極宗的核心功法,是真真正正的雷極宗弟子,她只當我是雷極宗出現聖級天才而已,就算心有懷疑,也找不出什麼疑點來。」

    蒼白少年很有自信,他修鍊的功法是他的師祖三百年前在南海一處遺迹中找到的上古捲軸,牧煜凰就算是封王稱帝,也不可能憑這一點看破自己的身份。

    提起那上古魔功的事情,雷驚天終於動容,他睜開雙眼,沉聲道:「令師說過的話,不會反悔吧!」

    蒼白少年嘿嘿一笑,「自然不會,這次南海魔域與神凰島之戰,是一場涉及到整個南天域的千古大戰,並不是一年半載能打完的,到時候,還要倚仗雷宗主幫忙,家師又怎麼會出爾反爾,許諾給雷宗主的上古魔卷第一重,一月之後就會送到雷宗主的手上。」

    雷驚天哼了一聲,冷冰冰的道:「希望你們不要耍花招,否則,我會讓你們後悔的!」

    「哈哈,當然!否則雷宗主只要煽動五行域與神凰島聯盟,我南海魔域這一戰,就會愈發艱難。說起來,這次破壞神凰島和五行域的聯盟的事情,雷宗主做得非常不錯,我會如實上報給家師,為宗主請功。」

    「那就有勞聖子了,只要答應老夫的條件可以兌現就行。」

    #小說「放心,我南海魔域與五行域之間只有利益的合作,卻沒有利益的衝突,五行域和南天域相距幾百萬里,就算我南海魔域將來升級為聖地,也不會威脅到五行域的。」

    冷面閻王的甜蜜寵妻 雷驚天沒有表示,雖然這個南海魔域的聖子是一條既陰冷又可怕的毒蛇,但是在這一點上,他說的確實不錯,古往今來,還沒聽說過哪個聖地地跨兩個域的,當初幽魔帝城也不過在南天域攪得天翻地覆而已。

    雷驚天重新閉上了眼睛,緩緩的說道:「這次南海魔域吞併神凰島之後,應該能衝擊聖地了吧?」

    「這個恐怕還難了些,想要成為聖地,恐怕還要吞掉極空宗和太玄殿才行。」雷慕白搖了搖頭,普通的五品宗門距離聖地還有一段很遠的路,怕是要經歷成數百年乃至上千年的積累了。

    「想成為聖地,光掠奪資源是沒用的,最主要的是培養出一個封皇強者來。我看聖子殿下,大有希望!」雷驚天大有深意的看了雷慕白一眼,難得的恭維了一句。

    「哈哈哈哈!」雷慕白笑了起來,這種事,即便明知是恭維成分居多,也讓他心情大為舒爽,「若是以前,在下還沒這個自信,可是現在,有上古魔卷在手,再加上我的七品雷之元氣契合度,確實有這麼一線可能!不過,也要有大氣運加身才行!」

    氣運這東西,虛無縹緲,天衍大陸地域萬萬里,人口萬億計,如此多的人,天才無數,可是封皇稱帝的強者卻是如此稀少,除了一些隱匿世間,尋求突破的老怪物,真正被人所耳熟能詳的,不超過十人。

    就算這十人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有些可能已經駕鶴西遊也說不定。

    如此渺茫到近乎於零的概率,讓無數的天才扼腕嘆息,即便是聖級天才,不出意外,也只是止步於旋丹後期,旋丹至極而已。

    天才想要成為封皇強者,必須要經歷一個個的大機緣,這就需要氣運了。從某種意義上說,雷慕白出生在五品宗門中,又能被五品宗門的門主收為弟子,繼而修鍊上古魔卷,也算是一種氣運了。

    凡是封皇強者,基本都是氣運加身,天才加奇遇,遇到大機緣,實力突飛猛進,年紀輕輕,便名震四海,傲視群雄!

    當一個又一個強大的對手,堪稱同齡人中無敵的存在,某某域,某某宗門的年輕一代第一人,紛紛倒在你的腳下,被你以同等修為戰勝,甚至越級戰勝的時候,久而久之就會在你的骨子種下一股必勝的信念,銘刻在你的心間,成為你實力和天賦的一部分!

    遇到誰都會力爭上遊,渾然不懼!

    這股信念,再加上氣運當頭,便能讓一個天才一飛衝天,三十歲之前破旋丹,五十歲之前旋丹至極,百歲之前封皇稱帝!

    而如果一旦過了年歲,那修為就難以再精進了,就比如牧煜凰、牧天光這樣的老傢伙,如果能用一百年的時間,將自己的修為提高一個小境界,已經是莫大的造化了。

    再比如雷驚天,已經在旋丹中期困了整整一百五十年,被困得抓狂了,否則他也不會挖空心思去與南海魔域合作,修鍊什麼上古魔卷。

    雷驚天突然想起了什麼,沉著臉說道:「那個叫林銘的小子,將來恐怕會成為你的對手,沒想到,神凰島竟然給這小子這麼好一把武器,也他不怕被人搶了!你們準備怎麼處理他?」

    「呵呵,這個先滅了神凰島再說。」雷慕白雲淡風輕的說道,一般情況下,兩大頂級宗門交戰,優先殲滅的是對方的中堅力量,也就是旋丹強者和先天強者,至於各大宗門的天才弟子,他們倒不會刻意針對。

    大宗門交戰,最多一兩年就打完了,任你再怎麼天才,一兩年的時間,年輕一代也不可能成長到旋丹境界,對戰局沒有任何影響。

    相反,戰爭結束之後,被滅門那一方的弟子在死亡的威脅之下,甚至會有許多人願意背叛投靠向獲勝的一方,甘願被種下禁制,一生被得勝一方所驅使。

    這是魔域宗門大戰後常用的手段,高手的大量損失,確實需要一些人手來壯大宗門。

    雷慕白看了林銘一眼,不屑的說道:「等到神凰島被滅門之後,若是他識相,乖乖被我南海魔域種下禁制也就算了,否則我就把抽干他的精血用來練功,他的屍體製成屍甲衛,倒也算物盡其用了。」

    雷慕白在說話的時候,廣場上的那一炷又長又粗的香,也慢慢的燃到了盡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神凰島和五行域的弟子,早在一個時辰之前就已經回到了席位上,等著接下來的曠世對決。

    這一場對決差不多是五行域和南天域的最高水平對決了,這種盛世,十年難得一見,沒有人想錯過。

    「哈哈,終於要開始了,我都等不及了。」

    「林銘、定山師兄、小青師姐,三駕馬車啊!五行域誰能擋?」

    「我最期待林師弟出手,為了讓林師弟休息到最佳狀態,多半要最後一個上了,不知道林銘能戰勝幾個首席弟子。」

    神凰島的弟子興奮的議論著,他們對林銘自然充滿信心,林銘只用槍招便與蕭赤打了個勢均力敵後,他絕對有與首席弟子一戰的實力了。

    於是那些對已經隱隱以林銘為偶像的神凰島邊緣弟子,一張口不是說林銘能不能贏,而是能贏幾個首席弟子。

    當然,五行域的弟子是絕對不會承認的,他們依舊堅信著林銘會在最後的這一戰中慘敗。

    六大首席弟子,可都是他們宗門經過多番選拔的最優秀者,而後傾力培養出來,近乎於是他們的精神信仰了,宗門年輕一代的第一人都慘敗的話,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香終於燒完了,牧煜凰正欲起身說話,卻是微微一愕,轉過頭,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廣場入口處的台階,片刻之後,她起身迎過去了。

    眾人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接著。他們就看到了一個銀髮老嫗拄著龍頭拐杖,微笑著登上廣場,她身穿綉著百鳥朝鳳圖的紅色霞帔,頭戴鳳冠,看上去異常蒼老,與凡人七八十歲的老嫗差不多。

    人們都愣住了,神凰島弟子更是驚的說不出話了。

    「那……那是……老祖宗?」

    「老祖宗竟然親自來了!」

    「我在宗內呆了幾十年。這還是我第一次見老祖宗!」

    神凰島的老祖宗,名為牧鳳仙,修為旋丹至極。曾為神凰島聖女,年輕時同樣是聖級天才。

    失心遊戲:小助理VS禁慾總裁 在場的人,除了幾個旋丹老怪之外。剩下的人,也只是在畫像上看到牧鳳仙的樣子。

    牧鳳仙早在兩百年之前就已經隱居神凰島後山,不問世事了,誰也沒有想到,這次切磋,牧鳳仙竟然會出現!

    要知道,這種十年一遇的兩大域最高水平的切磋,牧鳳仙早已經見得不知多少回,甚至她年輕的時候,也參加過許多次。曾經問鼎群雄,名震四方。

    可以說,這等事情對她老人家來說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根本就不至於勞她大駕的。

    所以對牧鳳仙的到來,眾人才會如此吃驚。

    「師叔。您怎麼親自來了?」牧煜凰不解的問道。

    「呵呵,我在後山看到紫氣東來,雙龍想爭,想必今日有盛事可觀,真龍出世,不知誰勝誰負。老身便來看看。」

    「真龍出世?雙龍想爭?」牧煜凰心中一驚,如牧鳳仙所說的話,林銘毫無疑問是其中的一條,那另一條,難道是……雷極宗那個詭異的少年?

    牧煜凰果然注意到牧鳳仙在打量了雷慕白,這讓她柳眉微蹙,雷極宗,果然有了聖級天才了么!怪不得雷驚天一直有如此底氣,即便是面對林銘的驚艷表現,也沒有什麼意外,彷彿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感覺。

    牧鳳仙看完了雷慕白之後,又微笑著看了看林銘,足足看了幾息的時間,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由著牧煜凰扶著她來到了首座,隨意的坐了下來。

    林銘同樣注視這個老人,旋丹至極,距離封皇強者也只是一步之遙而已,當然,這一步等同於天塹,想要跨過去,實在太難!

    在雷極宗區域,雷驚天看到牧鳳仙有些不淡定了,「這老傢伙,怎麼會親自跑出來了,她不會是看出什麼破綻了吧。」

    雷慕白不留痕迹的皺了皺眉,「應該不會,牧鳳仙就算人老成精,也不可能認出我修鍊的功法,更何況我也修鍊了你雷極宗的《九天玄雷訣》,又掌控了雷靈,說我是雷極宗弟子,一點也不錯!」

    「但願如此。」雷驚天思前想後,也覺得沒什麼問題,雷慕白的身份,也只有他一個人知道而已,連雷極宗副宗主都不知道。

    雷慕白陰沉沉的說道:「牧鳳仙這老傢伙,也沒個幾十年活頭了,看她的蒼老程度,怕是已經七百多歲了!」

    武者達到旋丹之後,根絕其境界不同,能有五百歲達到八百歲的壽元。

    武者蒼老得很緩慢,比如牧煜凰雖然已經四五百歲了,但依舊是中年美婦的模樣,但是一旦壽元將盡時,就會開始迅速蒼老,蒼老到牧鳳仙這種程度,也只有幾十年壽命了。

    本來南海魔域是打算等這牧鳳仙死掉之後,再攻打神凰島,但是牧千雨和牧冰雲成長得太快了,如果真的等下來,牧鳳仙沒死,這兩姐妹就要突破旋丹,到時候得不償失。

    無奈之下只好倉促行動,趁著兩姐妹尚未成長起來的時候。

    牧鳳仙放好自己的龍頭拐杖,說道:「老婆子我就是來看個熱鬧,諸位不必拘謹,照舊就是。」

    牧鳳仙雖然這麼說,但是有她在場,神凰島弟子又豈能真的不拘謹,對他們來說,牧鳳仙就是活在典籍里的人物,被神凰島多部典籍多番記載,神凰島內部,有不少她的畫像,可是牧鳳仙本人,卻沒有一個年輕弟子見過,對他們來說,牧鳳仙就是傳說中的人物了,在她面前哪敢造次。

    不過雖然拘謹了些,但是牧鳳仙到場,也側面證明了這最終切磋的盛況空前,讓這些弟子忍不住更加激動期待。

    隨著牧煜凰的宣布,切磋正式開始!

    一個身穿青衣的少女身影一動,如同一陣青煙一般出現在廣場中央,正是牧小青。

    牧小青的容貌相對普通一些,氣質冷艷,給人幾分乾淨利落的感覺,「神凰島青鸞分宗首席弟子牧小青,十九歲,挑戰五行域六宗各方英雄,請賜教!」

    「果然是牧小青最先上場。」

    雷極宗區域,雷慕白微微一笑,牧小青要比牧定山弱一些,先被派出來是情理之中,未等其他首席弟子做出反應,他便登上了擂台。

    雷慕白的上場,頓時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本來已經準備上場的火陽公主火如煙愣住了。

    「這傢伙是誰?哪兒冒出來的?」

    「雷極宗的?竟然不是雷震子周烈出場?」

    「新人嗎?我不記得雷極宗有這麼一號人物。」

    五行域的弟子議論紛紛,這種級別的交手,也只有首席弟子有參加的資格,其他人上場,徒讓人恥笑罷了。

    甚至連許多雷極宗弟子都不知道雷慕白,原本看到這個臉色蒼白的傢伙一直跟著雷宗主,他們還以為可能是什麼新弟子之類的,也沒怎麼注意,現在竟然看到這個傢伙堂而皇之的走上了擂台。

    這是怎麼回事?

    牧小青微微蹙眉,沒有說話,不管是誰,既然上台了,那她便一視同仁,手中青劍一抖,冷聲道:「出招吧!」

    「呵呵,牧師姐別急,在下還有幾句話說。」雷慕白笑吟吟的,然而他慘白的臉色,實在讓這笑容跟陽光搭不上一點關係,反而看上去有些陰森森的感覺,雷慕白拱了拱手,道:「在下雷極宗雷慕白,現年十七歲。」

    此言一出,滿座皆驚,十七歲?

    雷慕白身材高挑,他自己不說年齡很難看出來,竟然只有十七歲,可是他的修為卻已經達到後天初期,這個成績,與牧千雨相當!

    不過,十七歲能達到後天境界的天才,並不一定就是聖級天才,有些人雖然修鍊天賦逆天,但是真正的戰鬥力卻要弱一些,這樣的人,依舊不能被稱為聖級。

    牧千雨因為七品火之元氣契合度,還有無比濃郁的朱雀血脈,再加上所修功法出眾,這才成為聖級天才,至於雷慕白,他究竟是強是弱,還無法確定。

    展雲間眯起眼睛看向雷慕白,他自然記得在宴會開始之前,與周小憐的談話,當時周小憐那不懷好意的笑容歷歷在目,「原來如此,周小憐說的就是他,聖級天才嗎?雷極宗竟然也培養出了聖級天才?」

    展雲間臉色沉了沉,雷極宗已經有了周小憐和周烈兩大高手,如果再出聖級天才的話……

    林銘坐在台#小說下,深深的望了雷慕白一眼,在對方身上,他能感受到凝厚的真元以及隱藏起來的氣勢,這個人就彷彿一頭潛在深淵之中的猛獸一般。

    「這傢伙,不簡單。」

    林銘在心中給出了評價,雷慕白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廣場之上,雷慕白負手而立,完全沒有動手的意思,直到熱切的議論聲平靜下來,他才緩緩的說道:「各位神凰島的前輩,在下有兩個小小的提議,不知可否在這裡講一下。」

    「什麼提議?」說話的是牧煜凰。

    雷慕白對牧煜凰行了一下禮,笑道:「第一個提議便是——在下想一人挑戰神凰島所有年輕俊傑。」

    此言一出,神凰島一方的弟子都是愣了一下,旋即炸了鍋了。

    20票了,悲催,月票都被咱月初求光了嗎?腫么有種求不動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