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ty

  • routercamera9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2 days ago

    手中涯角槍瞬間變回成噬龍拳套的樣子,挺胸收腹,右拳收於小腹之間。

    「大威龍拳·沖!」

    沖字訣,發動速度極快,而且是中程攻擊手段。

    只見蕭明右拳迅速的擊中,一道天藍色的神龍虛影在他拳鋒之上形成,張爪舞爪的向前飛去,剛剛飛出三尺距離,蕭明身上的暗火呼嘯而來,將天藍色的神龍染成了幽黑之色。

    如果說神龍在天藍色時,還只不過是威猛霸道的感覺的話,那麼當它變成黑色之時,猙獰,嗜血就成了唯一的色調。

    黑色神龍似乎完全忽略了時間與空間,前一個瞬間才看到安剛剛從蕭明的右拳之中飛出,從藍變黑;而下一個瞬間,重新融合之後,變成蕭明的複製蟲人在半空之中就被黑色神龍擊中。

    假蕭明在半空之中噴出一口鮮血,但是在鮮血離嘴的同時,一道黑焰捲來,將鮮血給燒成了虛無,而從假蕭明中拳的背心處,黑色的火焰迅速的席捲假蕭明的全身。

    暗火可以根據蕭明的意念,在擊中目標之後,或是讓對方產生無窮的痛苦和幻覺,或是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毫無知覺。

    蕭明一般會默認暗火的特性,那就是無聲無息,讓目標根本沒有任何的感覺。

    此時也是一樣,那假蕭明中了一拳后吐出一口鮮血之後,根本就沒有發現暗火的存在,一個踉蹌之後又繼續向前逃奔,想逃出蕭明的攻擊範圍,但是只不過跑出三五步,全身上下已經被暗火整個包裹了起來。

    最終,他在奔跑的過程之中,就像是海邊的沙堡一樣,在暗火捲起的浪花之中,轟然倒塌。

    蕭明立刻追上前去,查看假蕭明,再次確定了他已經死得不能再死,直接被暗火燒得灰都不剩下這后,這才在對果凍道:「果凍,立刻連接此處光腦,搜索其中所有有用的資料!」

    果凍從蕭明懷裡飛了出來,飛到製造室一處光腦平台上。

    在無線接連的情況下,果凍雖然可以對此處的光腦進行入侵和控制,但是要找到光腦中所有的核心資料,甚至以此為契機,對海底遺迹的中央主控光腦進行調查,那就必需要進行物理連接了。

    果凍飛到光腦平台之後,小手一招,蕭明手中的百變直接飛了出去,在半空之中變成了一個金燦燦的黃金球,落到那光腦平台之上,果凍跳到黃金球上,下半身直接融入到黃金球中,然後黃金球里伸出十數根像是觸手一樣的介面,將自己和光腦平台連接了起來。

    果凍那雙漂亮的眼睛里,開始不斷有奇怪的光影閃爍。

    黃金帝國有很嚴格的等級劃分,貴族在各方面的特權都是極高的。雖然在法律上,貴族也不能隨便殺戮和欺負平民,但是在生活水平上,貴族卻是遠超平民的。

    因此,雖然在同一個星球,但是曾經的海上城市,如今的海底遺迹,因為全是平民居住區,所以使用的光腦技術水平遠遠落後於曾經一半是貴族居住的索阿南所主管的地下遺迹。

    而果凍又本身就是索阿南集中了黃金帝國頂尖科技製造出來的「概念機」「技術驗證機」。簡單一句話,果凍身上集中了索阿南能弄出來的黃金帝國最高科技。

    因此在果凍的入侵之中,蜂巢迷宮的光腦幾乎是立刻就被攻破了防線,然後果凍用了一秒的時間,把光腦之中的核心資料給找了出來。

    而剩下的時間,就是果凍通過這台光腦與中央主控光腦之間的較量了。

    三十五秒之後,果凍突破中央主控光腦的最外三層防禦,但是在進攻第四層防禦的時候,主央主控光腦的自我保護程序切斷了與蜂巢迷宮光腦的物理連接。

    果凍的優勢在於生產她的技術遠遠超過海底遺迹的中央主控光腦,要是中央主控光腦敢一直和果凍硬碰硬,別說他現在還處於休眠狀態,就算是全盛狀態也是一個死字。

    但是中央主控光腦擁有著果凍沒有的優勢,那就是全城所有的分機光腦都可以被他所用,在如此龐大的資料條件之下,他只需要利用一些分機光腦當自殺隊,暫時擋住果凍的入侵,然後抽出時間來切斷物理連接就可以了。

    在無線連接的情況下,果凍也只能幹瞪眼了。

    「對不起主人,我沒有控制住中央主控光腦。他把物理連接給切斷了。可惡的傢伙,明明發現了我黃金帝國人的身份,居然還拒絕我的接入,太可惡了!」果凍飛到蕭明的肩頭揮舞著小拳頭,又是失落,又是氣憤的說道。

    「好啦,下次找到機會,狠狠收拾他!」蕭明對安撫小蘿莉是相當有經驗的。用手指拍了拍小果凍的頭,順著她的話說道。

    「恩恩,以後有機會,一定好好收拾他!」果凍被蕭明安慰之後,心情一下子就好多了。那樣子讓蕭明哭笑不得,很明顯,剛才這小丫頭片子一臉的失落根本就是裝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蕭明的安慰而已。

    「找到什麼有用的資料了嗎?」蕭明問道。

    「找到了液態金的倉庫位置,但是在內環之中,以主人現在的實力,無法進入到那裡。剛才我已經調用了倉庫附近的監視裝置,那裡有大量八星星獸,還有九星星獸的存在。而且根據這些星獸的狀態可以分析出,它們之上還應該有一個十星星獸級的王者!」果凍說道。

    果凍的話讓蕭明也忍不住倒吸口冷氣。

    雖然在叢林里他們見慣了十星星獸,但是就是因為見慣了那些沒節操的十星星獸,所以才更加的明白它們的可怕。在人類的實力劃分之中,十星星獸就等同於k(g)級的人類最強者。

    但是十星星獸之中也是分層次的。甚至以巴撒姆的說法,十星星獸之上,還有十一星,十二星之分,只不過人類的實力到了與十星相等的k(g)級后就到頭了,所以以人類自己的實力來劃分星獸的實力,那自然是不準確的。

    在叢林十八環生活的時候,蕭明也和巴撒姆嘴裡所謂的十一星還有十二星星獸打過交道,雖然這些星獸的性格相當的奇葩沒節操,但是實力絕對的強悍之極。

    所以當聽到果凍說在液態金倉庫附近很有可能還有十星星獸的時候,蕭明就徹底的打消了要去冒險的念頭了。天知道那是真的十星星獸,還是超十星的存在?

    再說了,就算是最差的一個檔次的十星星獸,也不是現在的蕭明等人可以對付的。

    安妮的確是s級的存在,而且還是獸王異能,但就算她能控制幾十頭九星星獸,在十星星獸的面前,也只是送菜的命。

    不管是人類還是星獸,從七星,也就是b級開始,等級越往上,實力差就越大。

    當初蕭明之所以可以殺死安妮一次,除了蕭明有太多逆天的後手,除了那天是雷暴夜,除了安妮是獸王,不擅長直接戰鬥,哪怕是使用了融合術后也依然無法完全發揮a級的戰鬥力的種種原因外,還有一個最根本的原因,那就是安妮雖然覺得自己會對蕭明下死手,便是真到了動手的時候,卻總是下意識的留手。

    這就像是一個和父親鬧彆扭的女兒,嘴裡說得厲害,但是真到了對著乾的時候,卻又總是下意識的把父親說過的話當成準則。

    如果安妮真是有心殺死蕭明,蕭明是絕對無法堅持到積聚那麼多的魂能,召喚出那麼巨大的閃電攻擊來反敗為勝的。

    因此就算安妮現在是s級的獸王了,但是面對上十星星獸的時候,依然會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既然這樣,那以後再說吧!」蕭明道。

    「主人不用擔心,這個遺迹不行,也許以後遇到別的遺迹也可以呢?所有大型遺迹都有這樣的液態金倉庫的!」果凍反過來安慰蕭明。

    「好,以後只要有機會,我一定幫你弄到液態金!」蕭明許諾道。

    「主人最好了!」果凍在飛到蕭明的面前,輕輕的親了一下蕭明的臉頰,然後灑下一邊串調皮可愛的笑聲,鑽進了蕭明的衣服之中。

    「唔,你們太壞了,居然真的打暈我,我生氣了!」薛以藍醒來了,嘟著嘴,不滿的看著蒂法和蕭明。

    「這個給你!」蕭明把剛才果凍給他的一個記憶器給了薛以藍。

    「這是……」

    只看了一眼,薛以藍的眼睛就瞪大了。 「這,這是,你是怎麼得到的?」薛以藍瞪大了眼睛看著記錄器里的東西。

    那是地圖,非常詳細的地圖,包括了前兩千個區域里所有的地圖,另外還有兩千到三千區域的次一級的地圖。有了這個地圖,那麼兩千編號以內的地圖,就等於完全的透明,而兩千到三千編號的地圖,也等於是知道了大半。

    誰擁有這個地圖,誰就可以迅速的找到這些區域里最有價值的東西。而從這裡東西裡面,甚至可以再次分析出更高編號區域的情況來。

    黃金遺迹等於機遇,等於財富。人類雖然對海底遺迹進行了好幾百年的開發了,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沒有突破過兩千編號以上的區域,甚至就算兩千編號以內,也只是大致了解情況。也就是說,海底遺迹依然是一個可供開發度很高的遺迹。

    而薛以藍手中的這個地圖,就意味著一把鑰匙,一把獲得海底遺迹各種財富的鑰匙。

    這地圖是果凍在攻破了中央主控光腦頭三層防禦之後,在次級資料庫里發現的東西,甚至果凍發現的是整個海底遺迹的全面詳細地圖,不過蕭明估計讓果凍只複製頭兩千編號的詳細地圖還有兩千到三千的次級地圖。這東西就是他知道了果凍找到地圖后,就準備給薛以藍的。

    不光薛以藍有一份,李秀寧也會有一份,而且比薛以藍的要詳細一些,三千編號以內的最完整最詳細的地圖。

    蕭明並不擔心李薛兩家得到地圖之後,做出什麼重大的突破來,一來他根本不貪心遺迹里的東西,另一方面他也很自信果凍能辦到的事情,人類不一定可以辦到。

    果凍有著太多的便利了,除了本身的技術極高外,她的黃金帝國原產光腦的身份,也會讓這些遺迹的光腦在最開始不會有任何的提防。只會在她開始正式的入侵之後,才會開始防禦。

    這個便宜可是相當關鍵的。果凍能在瞬間突破中央主控光腦三層防禦,一部分功勞就是靠的這個。

    而人類的光腦卻是不同,在連接上的同時就已經被標柱成入侵者,直接就建立了防禦機制,自然就在入侵的難度上就進一步的增大了。

    另一方面,蕭明之所以把地圖給李薛兩家,除了是盟友關係外,更重要的是這個看起來老實,但是其實也有些小腹黑的傢伙打算拿兩大勢力當槍使,只有他們進一步的挺進,進一步的向內環走,蕭明才有機會進入液態金的倉庫。

    至於這種坑盟友的行動,蕭明不會有任何的不好意思。想來就算是他直接給李薛兩家說出自己的目的,李薛兩家一樣會接受這個地圖,唯一不同的時,他們會和蕭明搶液態金。

    「你,你,你怎麼得到的?」薛以藍此時什麼優雅,什麼高貴全都拋到一邊去了。愣愣的看著蕭明問道。

    「在那裡!不過現在已經壞掉了!」蕭明指著光腦平台說道。

    中央主控光腦所謂的切斷物理連接,就是直接把這裡的分機光腦的自毀程序給打開。 我能看見戰鬥力 這種自毀程序是不可被破壞,不可被沉默,不可被逆轉的。所以果凍也只能看著這台分機光腦完蛋,而沒有任何的辦法。

    事實上,在果凍的程序深處,也有同親的自毀程序,只不過她沒有告訴蕭明而已。

    「你是光腦高手?」薛以藍愣愣的問道。

    「不是!完全不會!」蕭明道。除了最基本的使用,才能光腦程序之類的東西對蕭明來說就像是普通人對古武一樣,完全就是一竅不通。

    「那你怎麼得到這個地圖的?不要告訴我,那台光腦看你順眼,一見到你就愛上了人,自己就交上了這地圖,然後發現你不能和他在一起,於是就自殺了?」薛以藍嘲諷的說道。

    哪知道蕭明直接點點頭:「是的!」

    蒂法在一旁捂著嘴笑。瓔珞則是好奇的打量著,不知道眾人在笑什麼。

    薛以藍也是氣樂了,拿蕭明一點辦法沒有。以前她的洞察人心全都是因為她的能力,雖然本身也極為聰明,但是再聰明的人遇到蕭明這樣的傢伙也沒用,這傢伙早給鍛煉的喜怒不露於形色。想從他的表情,動作看出他在想什麼,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見薛以藍用可憐兮兮的目光看向自己,蒂法卻是一笑:「如果我告訴你,他的很多秘密,我也不知道。你還想找我救助嗎?」

    薛以藍泄氣的垂下了頭,知道自己想知道這個秘密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過她並非那種糾結的性格,很快就又打起了精神:「那我就不再過問你的秘密了,不過小男人,你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給我,你知道它所代表的意義嗎?」

    蕭明點點頭。

    「那你想得到什麼樣的回報?」薛以藍看著蕭明,此時的她已經恢復到了薛家大小姐的身份,以薛家的名義在問蕭明。

    「和李家結盟,幹掉羅家!」蕭明回答的很直接。

    「你想拿我們兩家當槍使?」薛以藍早從李秀寧那裡知道了蕭明與羅家的恩怨,自然不驚訝於蕭明的要求。

    「沒有野心的人,拿著這份地圖的時候,不會有你那樣的反應!」蕭明淡淡的說道。

    薛以藍不好意思的臉紅了一下,知道自己剛才因為太過驚訝而有些反應過激了:「你就這麼肯定我們兩家會同意?你都說我們有野心了,那為什麼我們不會想著幹掉所有人呢?」

    「因為你相信朋友,因為你想嫁給李猛!」蕭明這貨永遠不知道什麼叫浪漫,什麼叫害羞,什麼叫含蓄。直接就把人家妹子的心理話全都說出來了。

    「你,你,你這個人!」薛以藍被羞得紅透了臉,指著蕭明的鼻子說不出話來,最後乾脆看著蒂法道:「蒂法,你的小男人太過份啦!」

    蒂法也是哭笑不得的道:「你習慣就好了。他一直都這樣!不過我知道的事情,都是他告訴我的,他是第一個知道你這次行動目的的人!」

    事實上,分析出薛以藍這次行動目的的是果凍,果凍有關於人類行為學,心理學的知識儲備,對於她這樣的頂級人格智能光腦來說,在有這些知識儲備的情況下,成為行為學家,心理學家是很簡單的事情。

    另一方面,也許對外人來說,薛以藍是一個難以捉弄的人,全身都似乎籠罩在迷霧中一般,但是對於自己人來說,薛以藍又透明的像是一塊水晶。她早就知道了蕭明等人的身份,因此下意識的就沒把蕭明等人當成外人,所以在蕭明等人面前露了的破綻實在是太多了。這才被果凍捕捉到她的行為模式,從而分析出答案來。

    要是薛以藍一開始就把蕭明等人當敵人提防,那就算果凍再厲害,也不可能分析出這要的結果來。

    其實薛以藍是一個性格很可愛的人,甚至有些孩子氣,有些小女孩的童話夢想,她不像是生活在十字星長大的人,到像是外星域那些生活在和平環境下成長起來的,整個做著白馬王子與童話愛情夢的小公主。

    蕭明不討厭這樣的性格,所以他也沒想過過多的去算計薛以藍。一切都是直來直往。

    可以說,這兩個傢伙都算是奇葩,碰到一起,交流的方式也變得奇葩起來。

    「好,我答應你。和李家聯盟,幹掉羅家。不過,你也要幫我才行!」薛以藍看樣子是豁出去了,突然臉色一紅的說道。

    蕭明有些不解的歪著頭看著薛以藍。

    這個女人突然臉紅什麼?生病了?

    「李猛那個笨蛋,一點都不想娶我,要是他不娶我,我們兩家怎麼聯盟?所以你要幫我!」薛以藍說著自己都覺得臉在發燒。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蕭明那情商白痴的樣子讓她有幾分安全感,或者說是吐槽欲,這樣的話,她可是連安妮和李秀寧都沒有直接明說的。

    「我和瓔珞還有蒂法聯手,可以在他反應過來之前把他打暈,然後我給你把他捆起來娶你如何?」蕭明一臉嚴肅的說出一個讓薛以藍和蒂法都目瞪口呆的答案。

    「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這樣想嗎?」薛以藍獃獃的看著蕭明。

    「大姐以前告訴我,男孩子娶妻子的時候,要是妻子不願意,就直接打暈了捆起來就好。我想反過來應該是一樣的!李猛雖然厲害,但是偷襲的話,我們三個有把握在不傷的情況下打暈他!」蕭明回答的理所當然,理直氣壯。

    薛以藍和蒂法對視一樣,辛苦的忍了三秒之後,再也憋不住,一手扶著對方,一手捂著肚子,大笑起來。

    「蒂法……你家的……小男人,長這麼大……真是不容易!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你說,以後他娶你,會不會……會不會也捆你啊……」

    「也許是我捆他呢!」

    兩個女孩笑得眼淚都下來了。

    「笑什麼?開心?我也笑,明!」瓔珞獃獃的問同樣獃獃的蕭明,露出開心的笑容來。她和蕭明一樣聽不出笑點在哪裡。
    閨華記 可憐這丫頭的生活認知居然是一個同樣生活認知錯誤多多的人教導的,未來的日子,怕是會相當的辛苦啊。

    「我說錯了什麼嗎?大姐的確是這樣說的啊。難道我記憶有錯?」蕭明很嚴肅認真的在回憶當年大姐對自己的「教導」。同時心裡又開始計算自己三人和李猛之間的戰鬥力,又覺得自己沒有計算錯誤,於是更加的一頭霧水了。

    「哈哈哈,我真的不行了。蒂法,你的小男人太可愛了……哈哈哈!」終於,薛以藍完全放棄了淑女形象,直接趴地上,捶著地面笑得再也直不起腰來。 直到一行人回到安妮等人等待的大廳的時候,薛以藍還不時的抽一下嘴角。剛才她直接笑得沒了力氣,連站都站不起來,還是蒂法背了她一段路,這才好轉過來的。

    也許是因為和蒂法一起被蕭明的驚天理論給雷翻的原因,薛以藍和蒂法的關係呈幾何倍數的增長,兩人手挽著手的樣子,就像是多年的閨蜜一般。

    「安妮,安妮,我找到了很了不得的東西哦!」看到安妮,薛以藍像是一個得到了心愛玩具向朋友顯擺的小女孩,沖了過去,對著安妮一陣耳語。

    「小男人好厲害啊,而且秘密很多哦!」最後,薛以藍總結道:「就是一點不知道讓著女孩子,把蒂法都帶壞了!」

    很顯然,她還在為蒂法打暈她,為蕭明隱瞞秘密的事情生氣呢。

    「如果是我,直接就殺了你了,這樣最保險!」安妮卻冷著臉說道。

    「好可怕,安妮好可怕!」薛以藍裝著打了個冷戰。她在知道自己這個朋友的刀子嘴豆腐心了。

    「既然你已經有了意外的收穫,那這一次的計劃就止終止吧。你的破解程序出了問題,很顯然李家或者是你家有了高等級的內奸。這次計劃不再安全了!」安妮說道。

    她的分析很對。李秀寧給薛以藍的破解程序,一共就經過了有限的幾個人的手,但是那破解程序裡面卻有一個針對薛以藍的陷阱。那麼內奸之事可以說是昭然若揭了。

    如果沒有得到蕭明給的地圖的話,薛以藍說不定還要發發小姐脾氣,繼續自己的計劃下去,但是地圖事關重大,要是有所遺失了,那對薛李兩家的損失可就大了去了。

    「好吧,那我們現在就離開吧!」薛以藍點點頭。

    一行人簡單的收拾之的一,就開始返程了。本來眾人都以為既然敵人在蜂巢迷宮之中對他們出手,那麼在他們回程的路上,肯定還有各種埋伏,哪知道什麼也沒有遇到,一行人非常輕鬆的就回到了薛家所控制的城區之中。

    「真是奇怪,難道說他們會在我們最想不到的地方埋伏嗎?可是除了路上,還能在什麼地方呢?我們回藍心城的時候?也不應該啊,那個時候我們在光子列車上面,怎麼可能被埋伏?」

    以光子列車的超高速,還真沒有什麼武器裝備可以保證百分百的命中的。不能一擊命中,不能瞬間擊殺或者圍困,那埋伏還有什麼意義嗎?

    走在隊伍中間的蕭明突然停了下來,用古怪的眼神看著正在抱怨的薛以藍。

    「幹什麼,小男人。你又想說笑話嗎?」薛以藍笑著看向蕭明。此時在她的心裡,蕭明已經榮升為笑話大師了。

    蕭明沒有說話,指了一下離眾人還有幾百米的大屋。這是薛家在深海城控制區的行政中心,同時也是薛家嫡系子弟來到海底遺迹時居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