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watch9

  • 果果幫雲瑾裝扮后,扶著她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此時桌上已經擺放了不少的東西。

    翠書也留了下來。她小心翼翼的打量這這位雲夫人,昨晚冥風大人特意讓她去找原修大人過來,是為了她。就連夢姬大人在房間裡面沒待多久就拂袖離去了,這位雲夫…[Read more]

  • testwatch9 posted an update 1 week, 1 day ago

    其中有一些人楚自橫還見過,正是上次及時收手的那批人!兩邊人神色複雜,心裡的想法更是南轅北轍。

    還是一位老僧先開口,先是誠懇地施禮,說:「楚小友,道兄,上次是我們做得不對,不知令師是青玄子前輩,還望原諒則個。說起來,咱們也是有緣,我們佛門曾贈與了青玄子前輩一些上古傳下來的典籍……[Read more]

  • testwatch9 posted an update 2 weeks ago

    這兩者間肯定有聯繫。

    但是現在他們抓住的,都是一問三不知,根本沒有更多的線索。

    胡碩有一陣才回來。

    剛才蘇緹月已經和胡碩說過。

    胡碩也是心事重重,蘇緹月和胡碩低語幾句,估計是說剛才自己和初箏的『討論』。

    胡碩眉宇間的凝色更重。

    還是沒有找到幕後兇手的線索。

    先生的危險一天不解除,胡碩就一天不能心安。

    蘇緹月看下時間:「時間不早了,咱們也得不出什麼結論,那我先回去,有什麼線索,我再通知胡先生。」

    胡碩點點頭,做請的手勢:「我送送蘇教授。」

    蘇緹月沒有拒絕。

    兩人一前一後的往外走。

    蘇緹月忽的頓住,回過頭來,眼鏡微微反光,使得他的眼神凌厲:「初箏小姐,你打算如何處理它?」

    它,指的瓶子里未知生物。

    初箏瞄一眼桌子上的瓶子:…[Read more]

  • testwatch9 posted an update 2 weeks, 1 day ago

    再看珈藍至尊。

    她顯化珈藍法相,強行鎮壓九嬰海神的化身。

    「唔……」

    九嬰海神的化身竭力抵擋,只是眼耳口鼻一直有鮮血滲出。

    「哇!」

    在她張口噴血的同時,直接被強大的空間力量切割成為無數的血霧。

    一代海神的化身,直接灰飛煙滅!

    ……

    「龍帝印,印出鎮天!」

    動用全力的大黃演化一方巨印。

    可以鎮壓天地。

    此印一出,九嬰海神的化身竟被逐點逐滴地煉化,變成一點點亮光,歸於天地。

    兩大化身連續被鎮壓,甚至碾軋成渣,九嬰海神的本尊同樣虛弱到了極點。

    如今的她,已經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性了。

    「你可是還要一…[Read more]

  • testwatch9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3 weeks, 3 days ago